我从梦中惊醒, 但我睁眼所及的景象却是陌生的, 这里曾经是被红绿蓝所占据的世界, 但我睁眼能看见的只有蓝色, 仿佛要冻结一切一般铺天盖地.
  抬起僵硬的手臂, 支撑着酸痛的身体坐起来, 我试着审视这个陌生的环境, 我不敢发出任何声音甚至连呼吸都不由自主变得缓慢起来, 但这个小房间里的确没有我以外的其他人; 平淡的布局, 只有蓝色的地板墙壁和天花板, 以及我身下的一张蓝色的单人床和蓝色的被褥, 很普通的场景, 但我感觉这些遍布的蓝色并不是一开始他们就有的, 因为可以发现, 这些蓝色深浅不一, 如同被淡墨水沾染的白纸再风干之后一样, 一部分是深蓝一部分是浅蓝, 墙壁上天花板上深浅不一的花纹像地衣一样蔓延到到所有角落.
  我看见了地上摆着的一双鞋子, 仿佛是从地板里面长出来的一样: 他已经和地板浑然一体了, 不论是花纹还是颜色, 唯一使它看起来与地板相离的特征只有翘起来的鞋头与地板之间还有黑色的阴影, 这时我才发现这房间没有一处透光的地方, 甚至连孔洞都没有, 只有一扇紧闭的看上去曾经是木质的房门, 我甚至也找不到透光的地方, 难道说是墙壁和地板自己在放光或者说他们是透明的? 我被好奇心驱使站起来向房门走去, 我不想去碰那双奇怪的鞋子, 于是就赤脚迈出步子走向房间门, 这种质感就像是踩在磨砂的陶瓷上一样, 在距离房门半步的地方, 我听见了有狂风在外呼啸的声音, 但房门没有被撼动的迹象, 我不知道外面有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在这个奇怪的房间里; 握紧了把手向下转动, 意料之外地轻松, 房门被打开了.
  白色的光十分刺眼, 我没有办法看清前面有什么东西, 我能感觉到有风向我吹来, 但不是我想象的那种狂风; 我从指缝中努力调整瞳孔好适应明亮的环境, 我从逐渐恢复的视野中看到了雪、披上雪的石块、灰色的树枝… 我放下手扩展开视野, 我眯着眼走到雪地上; 抬头寻找天空, 只有灰色的雾笼罩在天空中, 雪花就是从上面落下的, 我环顾四周也只有白色的雪和深蓝色的房间以及远处几棵没有叶子的树, “这里是某处林中空地吗?” 我自己问自己; 我向蓝色的房子的右边行走, 打算走远一点, 或是找一处高地看一看我现在在哪, 我对在这个环境中没有强烈的陌生感感到奇怪, 因为我生在南方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景, 我思考着向前走, 不过我走了三四十步就被一堵墙挡住了, 垂直着向上看不到边际. 被雪覆盖着的里面是深蓝色的质地, 有一点不同的是它是泛着一丝丝红色像裂纹一样偶尔出现一条, 我抹开更多的雪, 依旧是一样的墙, 我回眼看那座房间还能隐隐约约看见轮廓, 如果不是下着雪也许我能在门口就能看见这里被墙挡着; 继续沿着墙走, 左边是被雪覆盖的墙, 右边是平淡无奇的雪地, 我能感觉到那座房子向右后方远离, 墙还是一直在延续, 我头上落满了雪花, 肩头也是, 我能感觉到赤脚踩在雪地里的冰凉, 还有小石子硌脚的感觉; 没过多久, 大概是一百多步的距离我被白色的墙挡住了, 两面墙的墙角还堆着一个斜坡的积雪, 我心里感到不妙, 抹开墙上的雪里面还是深蓝色的带有红色裂纹的材质, 我向右转向, 跑了起来, 被石子刺激的感觉更加强烈了, 不到一分钟, 我又被白色的墙挡住了去路, 我扶着墙头脑里开始不由自主绘制起了路线图, 我又继续右转跑起来, 同样不到一分钟, 第四次被墙挡住了去路, 依旧是积满了雪的墙角, 依旧是一样的蓝色墙壁, 我胡乱抓着墙上的雪, 把它摔在地上, 我咬着牙继续右转走了起来, 我心里想着不要再遇见那要命的墙了, 旁边出现了一两株小树, 依旧是光秃秃的树枝没有一点生气, 我快步向前走, 我很确信我走了很久, 没有看到墙, 我脑子里面的路线中一条已经开始超出我的设想变成一个大写字母 “G” , 但很明显他的第一笔向相反的方向延伸了起来, 我开始疑惑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墙, 立马我低头思考的过程就被打断了, 我被一块积雪成斜坡的地方挡住了视线, 我彻底放弃了, 我看见我的右边不远处墙上有剥落的痕迹, 右前方有一个方形的轮廓, 是那座房间.
  我向轮廓走去, 按照我想象中的样子, 我的路线应该是一个直角三角形与一块矩形的轮廓交集, 我现在正在走的应该是三角形的一个斜边, 但我感到奇怪, 距离和时间像是被分离了一样, 这里明明是一个矩形的盒子, 我甚至可以说是正方形的区域, 但我刚才几乎几个小时都在走一个多边形, 这条路之前那一段明明感到十分漫长… 到了正方形的房间一侧, 我看见了应该是我留下的脚印在雪地里, 只有一点点被雪覆盖上足迹变得不那么明显; 天上依旧下着雪, 远处还能看见几棵灰色的树, 似乎还有一处空地没有被白色覆盖上, 那里明显颜色不太一样; 我于是向那片有树的地方走去.
  蓝色的土地, 白色的积雪还有一朵蓝色的小花, 就长在蓝色的土地上, 没有想到这个地方连雪层下的土地都是蓝色的, 几棵树毫无生气地立在这里, 它就长在空地中, 我很好奇为什么这片土地也是蓝色的, 尽管比刚才见识到的几个蓝相对淡了很多, 但这里的土地的确也是蓝色的, 就算是翻开周围的雪也是蓝色的, 包括这株应该是植物的东西, 也是蓝色的, 有开花植物的所有特征, 那么它应该就是一株会开花的植物, 我伸手想去接触一下, 也和普通的花一样, 会因此而晃动…
  “那么… 我现在… 是在哪里?”
  我的脑子里突然冒出来这个问题.
  视线开始变得模糊, 我跌坐在了小花的面前, 我看见了它的根系在土壤中盘结, 他扎根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方… 蓝色的根出现在了石头上, 在房间上… 但被墙阻挡了, 它开始顺着墙壁向着深处延伸… 天上又下起了雪, 小花所在的空地竟然开始被雪覆盖… 他依旧展开着花瓣, 雪从空中飘下来… 我看见了六边形的雪花落在它身上… 它被雪覆盖了, 我看见他摇晃着, 六边形的晶体切入了他的花瓣, 我看见他仿佛在颤抖, 它流出了浅蓝色的汁液, 它是在哭泣吗? 我头晕目眩地倒在它旁边, 我看见雪花落在我的手上, 六边形的晶体刺开了我的皮肤向下划去, 血液从伤口渗出, 浅蓝色的血液让手底的雪变成了蓝色… 天空不再灰暗了, 我看见红色的光照在蓝色上, 小花开始燃烧起来, 雪变成了红色, 小花消失了, 我感到有水划过我的脸颊.
  “是眼泪吗?”
  “我为什么流泪?”
  “为什么这里是蓝色的?”
  “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醒了过来, 我眼角似乎带着泪水, 我为什么要流泪? 这个房间中充满了二氧化碳的窒息感, 我疲倦地抬起手打开了灯, 穿上了鞋, 走向房门, 我听见了房外呼啸的狂风, 我有意地回望了以下墙壁和地板, 平淡无奇的灰白与淡蓝色, 没有一点杂色, 没有纹路; 我打开了房门, 看见了白色的荒原, 下着雪的天上还是灰蒙蒙的, 远处有一些被雪覆盖但是依旧凸起的石块或是植物, 几棵树的枝丫上除了雪还是雪, 棕灰的树干应该是这里唯一不会被蓝色侵袭的物体了吧? 走到雪地中, 我努力回想自己为什么要醒来, 醒来是为了什么, 但最后只知道我是被一个梦弄醒的, 没有任何目的和其他理由, 一想到这里我就觉得烦躁, 休眠竟然意外地中断, 还是因为自己的梦.
  既然已经醒来, 想要再次回到休眠状态还要使用一些珍贵的药物, 不如就到处看看吧, 不知道我曾经所认识的一切是不是已经变样了? 我想起了我的小花, 我想我应该首先应该去看看它. 向有几棵树的位置走去. 踩在雪上能听见似乎是雪花破碎的声音, 能感到脚下依旧是松动的, 没有触到土地实底的感觉让人不太安心, 应该是雪下得过大, 让着积雪变得如此之厚; 那朵花出现在了我眼前, 我忘记了距离上次看见他是什么时候了, 还是老样子, 他既没有长大也没有凋谢, 连叶子似乎都没有变化过, 但它中央一圈裸露的土壤的颜色更深了, 从青灰色变成了浅蓝色, 正在慢慢转变成更加醒目的颜色; 雪依旧不会在它周围堆积, 虽然在上面有树枝的遮蔽, 但这种程度是没有可能让这片区域 ”片雪不沾” 吧? 这个疑问我自从把它种在这里就开始了, 现在也没有得到解答; 不过也没有那么重要, 我主要还是担心它会在这里遍地生根再别的地方破土而出, 如果是这样势必会把这雪地消融掉, 那样就麻烦大了.
  离开林中空地, 下一步应该是去 “上面” 看一下, 尽管我还不知道在那个房间中呆了多久, 从雪层厚度来看这个程度的时间跨越也应该让上面发生一点变化了, 但我对这些变化没有任何兴趣, 我只是希望能有一些新的东西能够引起我的兴趣. 向上的阶梯就建在我的房间后, 单纯是为了向上接近那四周高耸入云的墙而已, 因此从这里向上只有层层的楼梯递增, 不断地折返然后进入灰蒙蒙的云层后消失. 在阶梯上, 沿途的风景让我想起刚刚开始构建这个阶梯的时候, 风雪成了我最大的难题, 在建成后风雪反而成了我需要保护的东西; 周围物体逐渐缩小, 房间在下面也慢慢变成了一个点, 风雪越来越大, 逐渐来到了飘雪的云层的位置, 阶梯上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积雪, 走在上面能陷下去很深, 还在阶梯还能分辨出来, 但几乎都快变成了圆柱走在上面还是很不稳定, 穿过云层花了很久时间, 在最初的一层只是一些雪花还好, 到了这里就能感到厚重的水汽和寒气, 停下来甚至能看见有水珠在空中漂浮而过. 阶梯涂上了很厚的露水, 本身材质很光滑的路变得更加湿滑, 要走过一段路要很小心避免滑倒; 经过所有云层, 终于来到了云层的最上面.
这里好像正值落日, 蔓延的云层染上了橘红色的光晕, 一直到视线的终点都是一样的景色, 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变化, 这里我已经经过无数次了, 在此之前我都无暇欣赏这里的风景, 更多的是在观察太阳落下位置的另一个方向, 那里有一座红色的石质灯塔, 每到天色渐暗的时候, 它就会发出红色的光有规律地扫过下方的所有云层. 再往上一层, 到了阶梯的最顶层, 能看到更多的东西, 太阳的光变得黯淡, 云层的一些凹陷相连的暗色变得很明显, 勾勒出一副棋盘一样的网格, 整齐划一的格子无限向四周延伸, 一些凹陷处逐渐被抬起升高变成凸起的一部分, 像是断墙一样, 在云层里被余晖拉出很长的影子, 和高塔的影子一起指向相反的方向, 很显然这些格子都是在云层中但未显露出来的墙罢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有一部分的墙能够延伸出云层来, 在刚开始的时期虽然见识过突出的部位但也没有现在的这些凸出极其明显且数量繁多; 现在看这块黑灰的棋盘就像残破了一样, 凸起的地方就像棋盘格子生长出来了一般.
  我能感觉到红色的光马上就会从灯塔中显现, 许多云层开始透出不同的光来, 把云层染上了浅浅的颜色, 各式各样但大部分都是浅红色和灰色, 也有几处是浅蓝色和灰黑色, 红光开始扫过每一格云层, 被照射到的云层无一例外都变成了红色, 有一部分红光一过就变回了原来的颜色, 还有一部分颜色的云层被照射之后再也没有变回来. 我无语地看着这种 ”转化” 我准备回到房间里找回我的斗篷. 去曾经去过的地方看一下世界的样貌, 希望能够找到一些有趣的东西和人.